Skip to content

Activity

  • Cote Riise posted an update 1 year, 6 months ago

    “你幹嘛!”直到那雙溫熱帶着酥麻的手指觸碰到腰肢,華慕言的突然低喝,黑着臉站起身一把推開女人。

    聽着那冰冷毫無溫度的話語,談羽甜無辜的眨眨眼,指手畫腳:“我當然是在幫你檢查身體啊 ̄”廢話,你自己看不到嗎!

    華慕言抿脣,眉目露出不耐:“莫深已經幫我檢查過了。”

    “可是我在學習。”談羽甜眨眨眼,對上那雙狹長的眸,底氣很足,“而且,秦莫深說了,以後是我照顧你的身體,記錄你的身體每項機能數據。”

    華慕言聞言,眸子危險眯起:“我身體的每項機能?”

    “是、是啊……”男人站起來,比她要高上一個多腦袋,談羽甜只覺得一座大山擋在自己面前,自己的氣勢瞬間被侵吞,可這哪裏是她的錯啊?直起腰桿對視,“你有問題嗎!”

    “你竟然拿我的身體學習……”

    混着冰渣的聲音聽上去似乎威脅性十成十,談羽甜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然後乾脆豁出去一般一鼓作氣將男人的衣帶解開,語氣嘟囔,“我不管,秦莫深是我上司,你不可以妨礙我工作!”

    反正他也沒有反對,那就是默認了麼!開弓沒有回頭箭,談羽甜幹的也是義無反顧。

    他的胸膛不似他其他地方的肌膚,是那種十分健康的小麥色,肌理流暢健美,六塊腹肌隱隱而下,被鬆垮垮的居家服束起腰肢,無緣看到另外兩塊……

    呸呸,談羽甜你在想什麼啊!

    “很好。”華慕言的聲音低沉而沙啞,他上前兩步,一把將女人圈在雙臂在牆壁之間,俯身,就嗅到從她身上傳來的一股說不出的幽香,明明還是一隻可憐的落湯貓兒,皺起的眉舒展,“來,幫我檢查。”

    瞬間被男人強烈的氣息包裹的滋味並不好受,何況她和沈其宣都不曾這樣親密。

    談羽甜的耳根有些紅,擡手想要推開他,卻發現沒地方下手,半天才支支吾吾的才伸出兩個手指頭戳他的腰,“你、你別靠這麼近。”

    “怎麼,準你吃我豆腐,我靠近一點,就不行?”華慕言低低笑開,眼底卻沒有溫度,他一把捏起她的下頷,對上那雙眸光流轉的眼,突然湊上前。

    “啊……”哪怕已經抵到牆壁,感受到他突然的靠近,談羽甜還是下意識往後退,不可避免的磕到了腦袋。可不知道過了多久,原以爲會親下來的脣卻遲遲沒有動靜。

    她掀開一隻眼眼皮看情況,卻感受到耳邊傳來溫熱的呵氣。

    渾身的雞皮疙瘩在一瞬間將她籠罩,低啞卻凌厲的聲音讓她原本還撲通撲通跳的心一下子掉進冰窖——

    “感覺如何?很好?”

    “你很自戀哎!”一把推開男人,談羽甜的臉上是誇張的笑,然後不等他再開口直接將他往沙發上帶,“我繼續給你檢查。”

    華慕言聳肩,這一次卻十分從善如流。

    小女人溫熱的手指拿着聽診器放在胸膛上,華慕言低頭,剛好能看到那白皙的指尖與自己肌膚對稱下的色差,感受那酥麻的遊移,他額上跳了跳,十分隱忍,“好了?”

    “啊?”談羽甜的手一抖,被他嘶啞的聲音嚇了一跳。

    華慕言別過臉去,“我渴了,給我倒水。”

    “真是莫名其妙的大少爺。”談羽甜癟癟嘴,鬆開手,認命的去樓下廚房給他倒水。

    華慕言的臉色莫測,復而拿起聽診器放在自己胸口,聽到腳步聲漸近,又將聽診器扔一邊,做閉目養神狀。

    “你的水。”遞到那雙微涼的手中,談羽甜將心裏默唸的數據記在紙上,然後開始爲男人涼體溫。

    “喂女人,過幾天是谷家奶奶八十歲大壽。”夾着腋下的體溫計,華慕言看着一邊埋頭寫字的女人,有點不滿,“還有,你不應該先幫我把衣服穿回去麼?”

    “你自己沒有手啊!”一頭心思做事的談羽甜想也沒想的回答,話音落下之後就是沉默,心裏一驚,連忙利索的放下筆來到他身邊單膝跪下幫他系腰帶,非常狗腿的乾笑,“我記數據呢,有點懵,有點懵哈。”

    華慕言倒沒有計較,只是再次重複了一遍:“過幾天是谷家老奶奶八十歲大壽,你別給我出差池。”

    “知道了。”談羽甜笑着應道,低頭的時候卻暗暗腹誹,真是大少爺,連個帶子都不會自己系,到底多麼懶才能促就你這個衣來伸手的嬌慣性子啊啊啊!

    “你的審美真的不可恭維。”華慕言看着女人的發頂,那股幽香彷彿就縈繞鼻尖,他懶懶的往後舒展了一下身子。

    他還記得渾身溼漉漉跑進來的談羽甜,和白天所見不一樣,已經換了套衣服。扎着一頭馬尾,穿着一件黑色的純棉短T恤,略微修身的運動型褲子,白皙的腳穿着雙和衣服搭配相悖所以顯得格外十分滑稽的矮跟銀色涼鞋。

    “審美?”談羽甜一頭霧水,不知道爲什麼好端端的這位大少爺突然提起這個。

    華慕言卻沒有做多解釋,繼續看電視。等到被取下體溫計,才復而開口:“明天帶你去買幾套衣服。” 美國,西雅圖。

    安靜的病房裏,一個男人靜立在窗前,房門在此時打開,席寒拿着爲男人準備好的西裝,走進來。

    “老爺子讓我過來接你出院,你的出院手續我已經給你辦好了,換了衣服就可以走人了。”席寒把西裝擱在病*上,說道。

    “嗯。”男人面對向窗外,輕應一聲。

    席寒和男人,並不熟悉,只知道男人是行雲海新找回來,照顧小魚小姐的人。他等了許久,看男人仍然站在窗前,不動,乾脆出去外面等。

    良久,男人似神遊回神。

    他關上窗口,轉身,拿起*上黑色的西裝,走進病房配套的浴室,更換上。

    浴室裏面,有一面大鏡子,鏡子裏映出男人冷漠的面龐,五官精緻,面如冠玉,與死去的言楚,竟有六七分相似。

    可他現在,叫楚喬。

    容顏已變,身份也亦然不同。

    楚喬穿上黑色的西裝,用手隨意梳理一下微亂的頭髮。隨着他的動作,一道發白的淡淡疤痕,暴露了出來,隨之,又隱於黑髮裏。

    整理好後,楚喬離開了病房,牟然一身的他,如他的新身份一樣,什麼都沒有。

    完全空白的一個男人。

    席寒在外面,逗着女護士,看到楚喬出來,便帶他回去見老爺子。

    走出醫院,坐上等候已久的轎車,一路無話,直到目的地。

    隱於郊外的一棟美麗別墅,靜謐而寧和,仿若,與繁華的都市隔絕的桃源。

    楚喬下了車,由席寒在前面帶路,進了這棟美麗的別墅。

    別墅裏,有一片很大面積的花園,放眼過去,盡是芳草如茵,環境很優美,只是隨處可見的傭人,讓這般靜謐的景緻,打了個折。

    楚喬收回目光,對周圍的事,漠不關心。

    一路往裏面走,噴泉的水聲,稍稍勾住楚喬的注意力,他轉眸,朝水聲的方向,望去。

    朦朧的白光下,一女孩光着一雙腳丫,踩在草地上,往噴泉走去。

    女孩走路格外地慢,小心翼翼一般摸索着。直到走到噴泉前,她不小心撞到一下腳趾頭,輕呼了一聲,爾後,探下身,撩了撩清涼的噴泉水,小臉浮出滿足的笑。

    嫣然笑顏,比花園裏的風景,還要美麗。

    楚喬微微斂起眸,嘴角,似有笑意。他心裏,想到另一個陪他走過十年的女孩。

    那時候,他遲到,她總會在約定好的地點,一直等他。

    有一次,他遲到了很長時間,她站在噴泉旁,裙子都被弄溼了,卻仍然數着數字,等他。

    她說,她只會等他九十九下,但每一次,她總會等他更長的時間。

    她很溫柔,很少會生氣,卻很愛哭,他們分手的那天,他把她,弄哭了。

    “小魚小姐。”席寒的聲音,打斷了楚喬的思緒。

    他看到俯在噴泉前玩水的女孩,動了下,她的目光看向過來,他猛地擰起眉。

    女孩長相驚豔,透着未成熟的稚氣,可見年紀還小,但美貌足以令人難忘。

    唯獨,女孩一雙本該靈氣的眼睛,渾濁而發白,顯然,她的眼睛是看不見東西的。

    楚喬眉頭皺得越發緊,面無表情地看着席寒走去女孩身邊,他則一動不動,並不打算幫忙。

    “寒寒,你回來了。”小魚的眼睛,雖然不好使,但是,聽聲辨人還是很行的。席寒走路時,總是急急匆匆,和他急的性子一樣,奈不住氣,她一聽就知道是他。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照顧你的人呢?”席寒看了看小魚周圍,問她道。

    “我偷偷把他撇下了。”小魚坐在噴泉前,掩嘴偷笑着。

    “要是被老爺子知道,他又得嘮叨我們了。”席寒嘆了口氣,卻沒有抱怨的意思。

    席寒對小魚,很好,很好。他是個孤兒,自小就被老爺子收養,和小魚,算是一起長大的。小魚小時候,眼睛是好的。

    “我只是想一個人走走看看。”小魚笑着道。

    席寒對她,實屬沒有辦法。她眼睛要是能看見,他肯定讓她一個人走,可她什麼都看不見,怎麼走?

    “你的鞋呢?”席寒注意到小魚光着的腳丫,白希的小腿上,有點點痕跡,似是跌倒過。

    “掉了。”小魚回道。

    “你在這坐着,我去幫你撿回來。”席寒想了想,還是不放心,想叫幾個傭人過來,看住小魚。卻瞥見,站在不遠處的楚喬,立即道:“你過來看住一下她,她是老爺子的孫女。”

    楚喬本不想多管閒事,奈何,小魚是行雲海的孫女,他不能不管。

    “還有人?”小魚問席寒。

    她以爲就只有席寒一個人,原來,還有其他人。是誰?

    “等下回來再和你說。”席寒趕着時間帶楚喬,去老爺子那兒報道,卻又不得不照顧好小魚先。

    席寒離開,楚喬替補上他的位置,默默無聲地站在小魚身邊。

    安靜,又安靜,只剩下身後噴泉流動的水聲。

    “我叫小魚,你呢?”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魚偏過頭,好奇問道。

    “楚喬。”男人的聲音,輕而淡,透出明顯的疏離。

    小魚似聽不出一般,笑着繼續問:“以前沒聽過你的名字,你是新來的嗎?”

    “嗯。”

    對話,終止於楚喬的一個冷淡字音。

    小魚不再問什麼,也並不生氣,她純粹好奇而已,畢竟,這裏新來的人,太少。可惜,她看不到楚喬長什麼樣子,好奇心,也隨之很快消失。

    小魚站起了身,想在席寒回來之前,偷偷溜掉。

    她想要一個人自由活動,哪怕,這對她而言,是件很不自量力的事。

    想要溜走,下一秒,卻被楚喬捉住了尾巴,“你眼睛看不到,能去哪?”

    直白而打擊人的話,讓小魚怔住一怔。

    她眼睛看不到,在這裏是衆所周知的事,可她身邊的人,從不明白地說出來,是被爺爺禁言了。

    楚喬傷人的話,她應該是生氣的,但更多,是泄氣。

    他說得沒錯,眼睛看不到,還能去哪?又能去哪?

    小魚笑了笑,像沒事兒一般。“我知道了,我不到處亂走,你可以放手了。”

    楚喬挑眉,放開了手。

    小魚坐回噴泉前,安靜得像一尊少女雕像,美如玉,白如雪,陽光眷戀她,她也流戀陽光。

    席寒回來了,身旁,還跟着一個男人,應該是之前照顧小魚的人。

    “我以爲你會偷偷溜掉的。”席寒看到安安靜靜的小魚,略顯詫異,他看了楚喬一眼,有點莫名。

    “鞋我給你撿回來了,等下我要去老爺子那兒,你自己去玩兒吧,不過,得要有人跟着。”席寒蹲下身,一邊給小魚穿上鞋,一邊碎碎念。

    “嗯。”小魚微笑點頭,與之前的開朗相比,似有一點落寞。

    穿回鞋,小魚拍了拍裙子,手牽上照顧她的人的手,讓他帶她回去房間,休息。

    ***

    晚餐時,小魚和行雲海一起用餐,此時,餐桌上,卻多出一個,外人。

    行雲海格外破例,讓楚喬坐下來一起用餐:“小魚,給你介紹個人,楚喬,我新找回來照顧你的人。”

    小魚放下刀叉,提醒道:“爺爺,我已經有人照顧了。”

    行雲海不滿哼道:“那人不行,今早才把你弄丟,我已經把他換下來了。”

    小魚低吟片刻,提議道:“那換成寒寒吧,寒寒照顧我,更適合。”

    行雲海又是皺眉,又是擺手:“席寒不行,他性子毛毛躁躁的,比你大不了幾歲,不夠穩重。”

    “哦。”小魚不再說話。

    “她叫小魚,我就她這麼一個孫女了,你以後,要好好照顧她,別讓她發生意外。”行雲海叮囑着,有意要把小魚託付給楚喬。

    楚喬嚼着口中的魚,只覺得平淡無味。

    他轉而看向亭亭玉立的女孩,平淡開腔:“小魚小姐。”

    小魚淺淺一笑。“我以後叫你楚喬哥哥吧。”

    ***之前出國旅行了,現在回來了,言楚的番外今天開始更新,新文也恢復正常的更新,歡迎收藏*** 云溪低頭,看他伸出的手,停頓了兩秒,卻沒有絲毫動作。

    可霄梵像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一般,依舊神色從容,滿臉真摯。

    可見,當卸下臉上那第一層面具時,商人本色,終於稍稍透出來些了。

    至於剩下的,日後,她有的是時間……。

    同樣伸出右手,這一次,云溪的手與他輕輕交握,隨即,轉瞬分開。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剛剛那飄來的大朵大朵的烏雲,竟漸漸散去,陽光大盛,竟映着這波瀾的湖面,反射在雲溪和霄梵的臉上,越發顯得有些容色驚人。

    “既然準備合作,你準備從哪下手?”霄梵靜靜地看了云溪一眼,決定,開誠佈公。雖說,這位嫂子精明得有點竟似奇幻,但,至少有一點他可以肯定。他完全不用擔心她會做出任何不利於他的舉措。這在商場上,是最堅定而牢不可破的合作基礎——共同的利益。

    既然坐在同一艘船上,那最好還是先知根知底,才方便日後協作。

    “既然你都已經在節目裏放話要拍電影了,自然不能讓你食言。”雲溪側頭,朝他淡淡一笑,神色幽靜,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大氣磅礴:“不過,在這之前,我會先讓你的那艘遊輪聞名國際!”

    豪門盛婚: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怎麼聞名國際?

    霄梵張嘴就想問,卻被云溪一個手勢直接打斷:“你剛剛說,電影大綱目前正在找人編寫,你是讓誰寫的?”

    “是朋友介紹的一個編劇,之前拿過不少獎。”霄梵報了個人名,順便,簡單說了幾個他之前的代表作。

    云溪聽罷,挑眉:“換!”

    “可是,他都已經寫了大半了,臨時換人,太浪費時間。再說,也不一定比他做得好。”霄梵沒有多想,直接就把內心想法說了出來。雖然他並不在電影圈內混,但是,有些常識還是共通的。只有擁有一定資歷的人,才能在這個圈子裏打開市場。對於編劇這個行業,國內市場實在層次不齊。光看電視上動不動出現的那些雷人劇目都可以猜到,如今行業內的現狀。爲了圈錢,品質已然被率先拋下,怎麼能獲得收視率、提高曝光度,才是如今大多數編劇的關注點。

    當然,有能力且有內涵的編劇不是沒有,但問題是,寫出來光叫好卻不叫座的電影,又有什麼用?

    “這個人我事前也和他見過,寫的大綱還是不錯,你不妨有空的話,見見,再做決定。”霄梵覺得,還是應該不要太理想化。雖然,這人是市場裏的老油條,寫不出什麼特別驚人眼球的傳世之作,但好在保穩,至少,能驚得住市場票房這一塊。

    “你連最基本的樁都打不好,還想立於高處?”云溪這一次,倒是沒直接一個字駁倒他。鑑於他好歹是嶠子墨的至交好友,她不吝於給他普及一點知識:“看過《心靈捕手》嗎?”

    “看過一點。”朦朧中記得是一個名叫willhunting的麻省理工學院的清潔工的故事。威爾聰明絕頂卻叛逆不羈,甚至到處打架滋事,並被少年法庭宣判送進少年觀護所。數學教授有心提撥這個性不羈自我的天才,要他定期研究數學和接受心理輔導。數學難題難不倒他,但卻對於心理輔導,威爾卻特別抗拒,直至遇到一位事業不太成功的心理輔導專家桑恩教授。在桑恩的努力下,兩人由最初的對峙轉化成互相啓發的友誼,從而使威爾打開心扉,走出了孤獨的陰影,實現自我。這人在數學方面有着過人天賦,卻是個叛逆的問題少年,在教授藍勃、心理學家桑恩和朋友查克的幫助下,最終把心靈打開,消除了人際隔閡,並找回了自我和愛情的故事。作爲教育勵志類題材,沒有什麼大製作、大背景,只是由生活化演技和勵志感人的劇本主導的好萊塢式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