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ctivity

  • Cobb Gupta posted an update 7 months, 1 week ago

    藍凌低着頭,一言不發….

    “肅靜!!”

    就在這時,冷厲轟然爆發,頓時,一片寂靜…

    “奧格·雷·藍凌學員請上前,六年級八班蒙特·弗雷爾特准備。”

    冷冷的重新躺回躺椅,老萊斯眯上了眼睛。

    柔情美眸微微閃動,沉默着,藍凌緩緩伸出白手,貼上那塊魔法石。

    嗡…

    奇異的響動頓時一顫…

    一瞬間,無數道視線被聚集而來

    終於,光芒一閃,一顆光星徐徐凝現而出

    蘇菲亞攥緊了小手,柔情美眸急切的看着上面。

    片刻,又是一顆…

    一顆,就代表一級魔力。

    很快,隨着第一顆晶石的出現,一顆顆晶石又躍然而上,不一會兒巨大的璀璨晶石上面,襄接了足足八九道金光。

    九級魔力。驚人的消息,宛如狂風捲細葉一般,瞬間響徹全場!

    九級魔力,好可怕,這就是這位公主大人的實力嘛,太強了,不過用了六年時間,就超越了他們這些人永遠都超越不過的階梯……

    不顧下方衆人的驚愕,還有那位審覈老師的,眼神,蘭陵沉默者緩緩轉過身去,卻還是沒有看到自己那位哥哥的身影,不僅柳眉微蹙,眼神中微微泛出一些怨意。

    “下一位六年級三班。奧格,法蘭克!”

    隨着聲音的傳出,下面靜了靜,頓時又傳出片片竊語。

    “真沒想到那個魔力廢人也過來參加比賽選拔資格了。這次可有好戲看了”

    “誰說不是呢?也就他這種廢人,除了靠自己的親妹妹以外還會幹什麼?我要是有一個公主大人當親妹妹,老子早就一飛沖天了。”

    ……

    下方流言蜚語四起,可是,藍凌一直都盯着院門入口處。美眸中泛着絲絲焦急 漸漸的。腦海中的混沌徐徐消散。林傑悶哼一聲,緩緩睜開了雙眼!

    “林傑,你們怎麼樣了?你沒事吧。”

    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頓時從他耳邊傳來。

    林傑頓了頓,擡起頭,發現了一雙充滿焦急的眼睛。這才發現方彩玲正急切的看着他。

    “林潔,你到底怎麼樣了?你不要嚇我好嗎?”見到他緩緩從地上坐起來,方彩玲頓時抱住了她,眼睛紅紅的哽咽道。

    明明剛剛兩個人還聊的好好的,突然間他就倒在了地上,直接下了這妞一跳。花王的她急忙撥打了急救車的電話,這時候,也應該快到了吧。

    “我沒事,就是身體出了點狀況,現在已經好了。”

    見到這妞眼睛中醞釀着的晶瑩,林傑連忙關心的笑了笑,將她擁入懷中,隨即臉上泛出絲絲的黑色。

    他奶奶個腿兒的,老子不是剛剛進入那什麼小鎮嗎?怎麼突然間就又回到了這裏?

    而這時候,腦海中也沒有小小的聲音,也不知道吹牛在幹什麼,總之今天,都很古怪。

    由於之前的突發情況,方纔玲兒絲毫不相信他所說的話,堅決要去醫院裏面治療,迫不得已,林傑纔將自己修煉的這些事情告訴了他,將信將疑證,方彩玲沉默一二,有疑惑的看着他:“真,真的,你沒有騙我嗎?”

    林傑頓時點了點頭,微微一笑:“放心吧,剛剛只是修煉時候出了一點事情,現在已經沒事了。”

    說着,他有些歉意的將這妞一把擁入懷中:“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淡淡的聲音,宛如清澈的泉水般,瞬間沖刷入方彩玲的心中。

    紅脣微微顫抖,沉默一番,方彩玲才擦了擦紅紅的眼睛,又堅定而固執的看着他:“林傑,我希望在我們之間永遠都不可以有欺騙或者隱瞞,可以嗎?因爲我是你的妻子,是你的另一半,我所以我有權利爲你分擔喜憂。”

    聽着這妞的話,看着那雙大眼睛,林傑微微一笑,輕輕揉了揉這妞的小腦袋:“好,我答應你,不會有任何欺騙或隱瞞。”

    “嗯,我相信你。”

    這下子,這妞才又揚起了笑顏。

    “好啦,快走吧,那女人都等不及了。”

    方彩玲聽後,頓時乖巧的點了點頭。

    ……

    ………

    看到林傑身後的方彩玲時,原本生氣的杜夢晴頓時一愣,旋即俏臉變得異常的古怪。

    拉着方彩玲的小手,林傑的臉色也有些古怪。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你聽誰說過兩個人出來約會的時候還會帶着第三個女孩?

    和這兩個人的侷促相比起來,方採鈴就顯得自然了許多。微微一笑,款款走上前去,輕輕牽起杜夢情的小手:“小老婆,你好。”

    聽到他的話,杜夢晴一愣,頓時擡起了頭來。:

    “怎麼了,我可是先認識的他,所以我纔是大老婆,而你就是小老婆,怎麼樣,沒有意見吧。”

    拉着她,方彩玲擠了擠眼睛,嘻嘻笑道。

    聽着他的話,杜夢晴頓時俏臉微紅,羞澀的看着他,又看着林傑,“我,我……”

    說實話,杜夢晴都沒有想到過她會這樣說,只是記得,上一次方彩玲找她的時候,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如果你喜歡他,我同意。”

    所以回到家後,杜夢晴想了很多很多,最終才下定了決心,她決定不再掩飾自己的喜歡,決定大膽的說出來。

    而在一旁看着這兩妞。林傑面色微笑的同時,突然間覺得自己心中很暖很暖…

    ……

    在一場很融洽的晚餐時光,兩妞之間的關係也變得越來越好,至少是在林傑看來是這樣子的,從剛開始都有些生澀,一直到了後面的無話不談,甚至都開始了捉弄他,林傑真的很欣賞,也很享受這種氣氛。

    吃完晚餐,方彩玲極力要杜夢晴去她那裏做息,只可惜杜夢晴明天還要任務。所以只得委婉的拒絕了他,不過按照如今這兩妞關係來看,並不影響他們什麼。

    “喂,小男人,你給老孃記住,以後,只能有我們兩個女人聽到了沒有,再被我知道你沾花惹草,老孃絕對揍你!”走上前,杜蒙晴一把揪住林傑的衣領,隨即彪悍的道,小拳頭在他面前一陣舞動。

    林傑頓時嘴角抽了抽!這兩人倒是逗得旁邊方彩玲咯咯直笑。“好啦,夢晴,我給你看着這個男人,他要是有什麼不軌的行爲,我第一時間就告訴你,咱們兩個人一起饒不了他。”

    “嗯好的。”

    聽得,杜夢晴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聽到沒有?要是這輩子你敢,辜負我們兩個,絕對饒不了你。”

    林傑還能說什麼?只得苦笑着點了點頭。

    最後,三人出了酒店,林傑將杜夢晴送到了車上,隨即拉着方彩鈴向香榭裏緩緩走去。

    漫天繁星,明月懸照,在這片燈紅酒綠的都市,顯得是多麼格格不入。

    泛黃的路燈下,是一對情侶緩緩的步行,方彩琳拉着林傑的胳膊,俏臉上寫滿了幸福。而林傑也是含笑看着這妞。心中多多少少帶着些古怪。

    萬萬沒有想到,平時看上去溫婉可人的方彩玲也會有那麼彪悍的一面,也不知道自己這兩個老婆,到底是什麼樣的性格。

    萬一要是以後娶回了家,以後,自己恐怕永遠沒有了出頭之路………

    “林傑,跟我在一起,你開心嗎?”

    這時候見到他不說話,方彩玲微微咬了咬紅脣,聲音輕輕的道。

    林傑一聽,揣着兜,看了看這妞。嘴角微微一揚:“開心啊,怎麼不開心了。”

    “嗯,我也很開心。”

    聽着,方彩玲才綻開了笑顏,頓了頓,微微撅起的小嘴:“哼,我可是堂堂的方家大小姐,爲什麼每次跟你說話,你都有一種不屑一顧的表情?你說是不是揹着我們兩個外面還有別的女人?”

    聽着這妞的話,林傑頓時有些汗顏:“我的姑奶奶呀,你聽誰說的?”

    但是當林傑說完這句話時,頓了頓,臉色瞬間變得古怪了起來。

    因爲,他忘記了一個人,一個真正的,和他進行了身體交合的女人!

    馮秀秀的事情,他該怎麼說出口……

    而這時,方彩玲正巧擡起了頭,卻看到臉色複雜的林傑,美眸微微一頓,似乎明白了什麼,小手輕輕的繞到了他的腰間,隨即狠狠一掐。

    斯……

    林傑頓時倒吸了口冷氣,發現這妞憤憤的盯着他:“你說,她是誰!”

    聰明絕頂的方彩玲哪能不明白?從一個男人的眼神中,他就能夠看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在撒謊,所以在這個時候,她能夠感覺到,在自己兩個女孩的時候,這個男人肯定還有別的新歡。

    林傑面色緩緩苦澀了起來…

    這種事情,他到底該怎麼開口?

    自己要是說了之後,她會生氣嗎…

    最終在方彩玲不依不饒下,林傑沉默者還是緩緩的說出了他和馮秀秀的事情,以及之前的種種。除了在海上碰見海盜那幾次,他把這次的,航海曆程通通告訴了她。

    果然,聽了他的話,方彩玲頓時沉默了。

    輕輕的從他懷中抽出了手,這妞頭也不回,低着頭沉默的向前面走去。

    這下子,林傑頓時着急了,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她這樣的表情。急忙大步走向前,一把拉住她的小手,但是下一刻卻被方彩玲狠狠的一甩“你混蛋,放開我!”

    帶着許些哭聲的憤憤聲,頓時傳出。

    林傑也沉默了,卻依舊拉着她的手,任由這妞不停的抽拉,最終,那雙纖纖小手,留在了自己的大手中。

    緩緩轉過身,林傑看到了一雙通紅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他:“林傑,爲什麼?爲什麼要背叛我?難道,杜夢晴對你不好嗎?我對你不好嗎?爲什麼要這樣?”

    這妞越說越激動,清淚緩緩的順着臉頰流下。卻在林傑眼中越發的苦澀得起來,但是林傑卻不後悔!這件事遲說早說都要說,與其等到後面越發變得不可收拾,還不如就現在大膽的說了出來。

    其實,林傑也不知道,方彩玲並不生氣他的這件事情,而是生氣他的隱瞞,將這件事情並沒有告訴他,而是選擇了隱瞞下去,這對於追求生活中坦誠相見的方彩玲來說是最爲不可原諒的。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最終,緊緊的咬着芳脣,方彩玲哭着道,一把將自己的小手抽了回來,正要轉身跑開時,卻被林傑突然間涌入懷中。

    宛如受驚的小鹿一樣,僵直了一下,方彩玲頓時用力的掙扎着“你放開我,你快放開我,我討厭你,我這輩子都討厭你。”

    一聲聲的哭訴,宛如重錘一般轟打在林傑的心中!林傑這一刻才感覺到,原來,愛情也不是那樣,總是泛出甜味,也會伴隨着苦澀與無奈。

    最終,緊緊的將她抱在懷裏,感受着這妞的哭泣,林傑沉默一番,終於嘆了口氣,沉沉的道:“彩鈴,我其實並不想隱瞞你,只是,只是害怕失去你,明白嗎?” 聽着他的聲音,懷中哭泣聲一頓。

    “因爲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對我來說都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也不是那麼容易接受的,我能夠感覺到,你都會很生氣,也會很傷心,我不願意看到你因此對我產生任何的看法,你明白嗎,我林傑答應過自己,從我們在一起的那一刻開始,我就要全心全意的對待你,把你當做我的親人一樣,把你當做我的愛人,只可惜,這件事情我真的沒有辦法,也不知道該怎樣告訴你,我害怕失去你,明白嗎?”

    抱着這妞,林傑面無表情,說到最後,他其實也並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是感覺到心中很難受,很難受,很壓抑。她想象着你有表白自己的心聲,卻又忽略的意識到。自己很少和女孩來往,也並沒有男人們特有的那樣花言巧語,有的,只是這種笨拙的告白。